让学校成为独立的办学主体所带来的直接变化是不同学校间可依法遵规适度竞争。不仅校际之间存在争夺学生的竞争,教师之间也存在争夺岗位和薪酬的竞争。这种竞争的最终效果在于提高教育质量,争相把教育办得更好,更适合学生的天性,同时让优质教育获得优厚的回报。政府退出了直接办学,其责任转向依法监管和调节,防止个别学校违规违法,以维护良好的办学秩序。

办学主体多元和有限责任化以后,作为非企业法人登记注册,个人、企业等都可参与办学,赋予学校自主办学法人地位,尚需加强政府在公平配置教育资源上的作用。中国是一个民间办学传统悠久的国家,近60多年来对民间办学的限制过多、门槛太高、管控太严,使民间办学的活力没有被激发出来,民间财力和民间智力都没有得到释放,也无法发挥作用。只有通过办学主体多元和学校有限责任化改革吸引民间财力、智力进入教育领城,教育发展才会焕发话力。

以大学为例,香港科技大学在10年时间内迅速发展成为一所世界排名前列的大学,无非是政府利用马会的钱做种子基金,“以四两拨千斤”的方式引得社会支持,聘请了全世界最好的老师,并放手让专业人员进行“资深教授治校”的方式管理学校,严格限制行政人员参与学术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