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面,从绝对量上看,新时代的经济杜会进步要求社会成员自觉成为不断接受新知识、学习新技术、掌握新技能的新型公民,成为不断学习的实践者,整个社会成为学习型社会。另一方面,从相对量上看,知识更新加速是21世纪最重要的特征之一。国际权威机构调查认为,当前人类科学知识是每3至5年增加一倍,这意味着大学生在读期间学到的知识在毕业时就会出现老化、折旧、缩水和过时的问题。因此,大学毕业不再是受教育的终结,而只是另一种学习的开始。现在全世界的学科门类巳达2000多种,随着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人类知识更新的速度也在空前加快。如果把急剧增长的网上信息考虑进来,个人知识更新的紧迫性将更加明显*如今在发达国家,由于新产品、新技术不断涌现,人们的工作变动也越来越频繁,因而需要经常更新自己的知识和技能。教育和学习终身化正是对这一时代特征的直接回应。OECD干事长琼·克劳德·帕即(Jean Claude Paye)强调,“未来的经济繁荣、社会和谐都有赖于对人们的良好教育……OECD各成员国的教育部长一致相信,贯穿终身的学习已经成了丰富人生经验、促进经济增长和维护社会和谐必不可少的因素。”

这样,无论是从绝对的“人数”还是相对的“人次”上来考察,接受高等教育需求考趋升。也就是说,经济社会的发展呼唤大学成为所在杜区的知识资源中心和终身教育的基础,改精英教育为大众教育,改狭隘的偏科教育为专才和通才结合的新副教育,以便在全社会营造与时俱进的学习气氛。发达国家的实践表明,大学正在进一步演变为杜区信息资源中心、教育培训中心、知识创新与传播中心,并努力为不同年龄、不同职业的更多需求者提供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可以肯定地说,当代高等教官将充分发挥技术进步给教育产业所带来的优势和便利,积极扩充教育资源,提高现有资源的利用率,努力实现教育的大众化,更多更好地造就符合时代要求的新型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