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合同法》的规定,合同权利的转让应通知债务人。没有通知的,虽然转让仍然有效,但对债务人没有约束力,债务人可继续向原债权人履行。但合同权利的转让通知应由新的债权人做出还是由原债权入做出,  《合同法》对此没有做出规定.实践中容易发生争议.尤其原债权人转让债权后已经注销或人去楼空,往往一方通知另一方履行债务而另一方认为双方之间没有合同关系拒绝履行。在教育合同实务中,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原则,教育合同关系存在于债权人和债务人之间。虽然债权入有权不经债务人同意转让债权,但有义务将转让情况通知债务人。为保证交易的安全,该通知原则上应当由实施转让

行为的债权人实施。《合同法》第80条规定,“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应当通知债务人”,立法思想也是“谁转让,谁通知”。但实践中完全可能存在一方转让债权于他方后即行注销或人去楼空的情况,要求由原债权人通知已不可能,这时,如果受让人向债务人出示权利让与凭证或债权转让证书,并举证证明由原债权人通知已不可能,则应视为已经通知。债务人有异议的,可请求人民法院或仲裁机构审查确定。

教育合同债权转让的通知没有时间限制。有一种观点认为,合同情权转让的通知应在转让后的合理期限内作出,否则不得再通知。由于《合同法》对通知的时间没有明确加以限定,且第80条还规定“未经通知,该转让对债务人不发生效力”。所以,什么时候通知债务人,可以由当事人自行选择。债务人未接到通知之前,对教育合同债权的受让人没有履行的义务。但是,新的债权人不能在起诉时通知债务人,起诉必须以通知后债务人拒绝向其履行为先决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