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有一种说法,认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教育的性质,仍应是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教育。认为我们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教育仍然是完成过渡时期的历史任务,因而还应是新民主主义的教育。这种看法是不符合中国社会现实情况的。所谓“民族的”,主要含义是反对帝国主义压迫,主张中华民族的尊严和独立。所谓“科学的”,主要含义是反封建和迷信。所谓“大众的”,主要含义是为工农大众服务,唤起工农觉悟,完成民主革命的任务。应该说,这一任务应以新中国成立和社会主义改造任务的实现为标志已经完成了,社会主义制度已经确立了。

还有,承认我国教育的社会主义性质,在理论上就是承认教育受经济制度的制约。教育的社会性质仍然是由一定的社会制度决定的。由此,我们不能仅看到教育与社会生产的关系,而看不到社会主义教育与资本主义教育之是的本质区别,不能不加分析地笼统地说西方教育是一种先进类型的教育,而我们的教育是一种落后类型的教育。正因为如此,我们也不能以西方的模式为样板来改造和建立我们的模式,更不能全盘“西化”、“欧化”。这里;亩一个如何看待和对待西方发达国家的教育问题。历史证明,据绝接收外国的先进的科学文化,任何国家任何民族要发展进步都是不可能的,闭关自守只能停滞落后,但资本主义的社会制度和资本主义思想体系,及一切丑恶腐朽的东西,必须据弃。要看到资本主义教育仍然处处渗透着资产阶级精神。这点我们不能熟视无睹。任何国家的教育其核心都是在为巩固它的社会制度服务。我们不能忘掉这个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