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的真实不仅是主客观的统一,也是可能与现实的统—。有的人不理解这一点,他们以为文学所反映的都是历史上发生过的或现实内存在的人和事,因此往往把文学真实与生活事实洞为一谈,提出种种不喝了的要求,或者造成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其实文学固然有再现现实的——面,但免不了要虚构和想象,否则就不可能使生活真实变为艺术寅实,使生活原型上升为艺术典型。因此,即使在现实主义作品里,也同样充满了各种可能和假定的因素,即假定在某一特定的情景下,某个角色按照规定情景,以及按照生活逻辑和他的性格逻辑会怎样烟,怎样说和怎样做,他与周围的人之间会发生什么事,他可能有怎样的命运和结局等等。有时作家写的就是历史上发生过的真实事件,现实内存在的某个人物,并且用了真姓实名,这类题材自然受着较多的生活事实的限制,但同样不能排斥合理的虚构和想象,有时还可以达到很大的自由度。如《三国演义》塑造诣葛亮、曹操、刘备等诸多历史入物的艺术形象,郭沫若在一系列历史剧中塑造的屈原、禁文姬、武则天等历史人物的艺术形象,都在史实基础上作了很大程度的加工、改造和虎构、想象,同历史记载有着不少出入,有的纯粹出于作者的杜撰,但由于艺术描写的成功,人们宁可信其有而不肯信其无。事实上只要企图把一个真实事件写成小说,变成艺术品,就必然要有所虑构和变形,否则就无法构成一个完整的艺术品,表达一个意味深长的主题,并在情感上打动读者。可见在以现实生活或历史上的真人真事为题材的作品中,仍然包含着许多假定、虚构的成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