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翻开“文学概论”教材就会遇到许多抽象的概念.如文学的其实性、文学的领向性、文学的形象性、文学的典型性、审美、题材、主题、文学语言、结构、典型、意境、悲剧、喜剧、正剧、形象思维、典型化、文学风格、现实主义、浪漫主义、现代主义、人性、阶级性、民族性、思想性、艺术性等氓这些概念是对各种文学现象的反映和概括,文学理论家运用这些概念来阐明文学的基本原理、原则,弄清楚这些概念的内涵与外地并牢牢地掌握它,是十分必要的。如果这些基本概念富强得不准确、不牢固,那么我们要进一步掌握文学的原理、原则,就会发生困难。但是,如果我们单是死记硬背一些简单的定义,对基本的原理、原则不求甚佩那就台本逐未了。对于一个文学理论的学习者来说,更重要的是要尽力去掌握基本的原理、原则,而不仅仅是记住一些定义。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有这样—段话,对我们会有启发,他说:“我们的关于生命的定义当然是很不充分的,因为它远没有包括一切生命现象,而只是限于员一般的和最简单的生命现象。在科学上一切定义都只有微小的价值,要想真正详尽地知道什么是生命,我们就必须探究生命的一切表现形式,从最低级的直到最高级的。可是对日常的运用来说,这样的定义是非常方便的,在有的地方简直是不可缺少的;只要我们不忘记它们的不可避免的缺点,它们也无能为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