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2年,教育部先后制定颁布了《幼儿园暂行规程(草案)》43条、64、学暂行规程(草案)》46条、《中学暂行规程(草案)》45条,这是新政权最早发布的规范学校教育行为的条文,分别对学校的学制、设置、领导、教学计划、教材、教导(养)原则、成绩考查、学籍管理、组织、编制、会议制度、经费、设备等方面做了规定。这些《规程》的内容具有一定的教育专业性,要求全国各地不分城乡和区域经济文化发展差异,不分民族、地理环境的东南西北部遵循相同的规程,显然是以管理行政机构的方式管理学校。1952

年9月29日,教育部发出《关于各级学校拉旗、证章式样的原则规定》。其中规定:各级学校不必制定校规;校旗只用简单颜色,标明校名即可,不必另加图案;证章原则上规定为长方形,只需标明校名,不必另加图案。这一规定表面看是一件极微小的事,却内含对全国学校统一的行政化要求,消解学校办学理念个性化存在的基础。此后中央、省、市、县行政部门对学校的要求连续不断,每年学校接到的文件数十份。1958年上半年,中共中央和地方各级党委的一些领导干部纷纷到学校兼任教学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