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定文学是意识活动的产物,因而确认它具有意识性,并不排斥无意识活动的作用。无意识主要表现为非理性的艺术直觉,它往往如羚羊挂角,无边可循,并非有意为之。这同样可以从心理学中找到依据.有意识的反映固然是人反映现实的高级69和主要的形式,但不是唯一的形式。人对现实的某些反映有时是未被意识到的,是无意识的反映。所以在人的心理现象中有着这两种反映的相互关系。创作中的即兴表现,以及始料未及,经人评说后才“追认”自己所创造的形象包含的某些意义等现象,都说明创作中无意识活动的存在。但对无意识活动即不能视而不见,也不能夸大过头。一些西方的现代主义文论家鼓吹“自动写作”,把文学创作归结为非理性的产物,奥地利精神病理学家弗洛依德认为艺术是无意识活动的结果,甚至认为是性欲的升华,这显然走向了极端和荒谬。准确地说,文学艺术创作从总体上说是一种有目的、有意识的话动,但其间也有无意识的参预.十九世纪德国古典哲学家谢林曾经提出美是有意识活动和无意识活动的统一所表现出来的无限事物的观点,认为“艺术作品向我们反映出有意识活动与无意识活动的同一性。”这个认识相对地说比较辩证。所从某种意义上队无意识与有意识都是意识,前者属于隐意识、潜意识,后者属于显意识。可见无意识只是浴藏于意识之小的心理现象,仍然属于广泛的意识范畴,只是并不自知或不易为人觉察而已。所以承认无意识活动不会因此而改变文学具有意识性的结论,只是对意识应有全面的理解,注意到其内涵和外延中均包括隐意识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