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批评的对象是文学作品,文学作品是通过艺术形象来反映社会生活、表现人对现实生活的审美关系的。进行文学批评时必须充分注意批评对象这一特点,牢牢抓住艺术形象,通过对艺术形象的分析来确定文学作品的思想性和艺术性。

坚持从艺术形象的分析人手,必须以文学鉴赏作为文学批评的前导和基础。批评家要把握白己的批评对象,只有通过审美鉴赏才能获得真切的感受和深刻的审美体验,才能具体而深入地把握作品的思想内容和艺术形式,正确估计作品对读者可能产生的思想上和心理上的影响,判断其成败得失。从事文学批评,是不能仅仅凭理智的,缺乏艺术感受,也就意味着不能把握对象。别林斯基曾批评那些没有艺术感受的“批评家”;“除了相信德国人外,还要相信两个人——米歇尔”巴枯宁和卡特科夫。不要相信前者,因为自然没有赋予他美学情感,他是用脑子去感受艺术,而没有心灵的参与,而这.几乎比用脚去理解艺术更坏。”别林斯基所说的“用脑子去感受艺术”,也就是仅凭理性、仅从观念去认识艺术,他认为,这“比用脚去理解艺术”更为荒诞。

坚持从艺术形象分析人手,还必须遵循文学创作的规律。文学创作有其基本规律,文学是对社会生活的反映,但它不是机械的镜子式的反映,而是一种艺术的能动的反映,如果拿现实生活与艺术形象作简单的比照,也就违反了文学创作的基本规律。文学创作有其特殊规律,例如,现实主义作家和浪漫主义作家,其创作也就有着各自不同的旨趣,如果用分析现实主义作品那一套方法来分析浪漫主义作品,也就违反了文学创作的特殊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