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政府长期是学校的上级,不少学校眼睛只向上,校长往往对自己的官帽看得比学生的成长发展需要更重,学校责任链断裂的情况普遍存在于中小学和幼儿园。相对而言,公立学校责任链断裂的状况甚于私立学校,在私立学校教师和职员能够更加清晰地意识到自己的薪水来源于学生的学费,而在公文学校铁饭碗和大锅饭的体制使得不少教职员工没有这种直接感受,内心更加麻木。

为此,有必要系统思考的是,政府直接办学与将学校作为一个有限责任主体办学哪一种是更好的选择,衡量的标准可以为以下四个方面:一是学校的责任链能否因此更为紧密,每个学生的天性能否得到更有效的发展,二是政府的管理成本和学生经济负担的比较;三是教职员工收入水平能否得到有效保障和整体提高;四是办学质量能否提升到新的水平,能否更有效满足社会对人才的需求。

学校的多样性并不能由单一性的教育主体全能式地提供,而只能是不同主体对教育有不同的认同和价值取向,对教育方式方法有不同的选择,让他们成为办学的有限责任主体,才有可能办出多样性的学校。满足个体和社会对教育的多样性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