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庸讳言,现阶段我国的高等教育中存在着严重的重理轻文、重科学教育而轻人文教育的倾向。这表现在:其一,价值观念领域翠“科技至上”、“技术第一”的科技理性主义思潮不断彰显,相形之下哲学社会科学和人文教育的价值作用遭到遮蔽,被显在或潜在地视为无足轻重。其二,高等教育的运行过程早现汽重智育轻德育、重知识传授轻人格培养的倾向。唯智主义利科学主义教育已成为心知肚明、侣守不渝的信条,道德教育和人文教育则被更多地当做—种装饰与点缀。第:,高等教育的功利性色彩路益浓厚,人文属性渐趋模糊。教育者和受教育者普遍以实利性的眼光来看待教育、从事教育,将接受高等教育的过程纯粹视为“就业准备的过程”、“智力投资的过程”、“潜在生产的过程”、“价值积累的过程”等镕,甚至主张要将其“产业化”、“商品化”:这种总摆脱不了经济学视野的教育理念,使高等院校普遍柒上了实用唯学、急用先学、急功近利、热蒸现卖的退病,大学的意蕴几乎演变为一种“授人谋生技艺的作坊”,其原本的传授心性精粹、塑造完美人格、培养高尚情操、端正生活地念的人文属性和教育意义已经淡漠。第四,哲学计会科学研究遭到空前冷落。在实用主义价值观支配下,理工科研究、高新科技研究、实用技术研究等倍受青睐,而人文社科研究逐渐萧落和式微,甚至连其从业土体的生存空间都受到严重挤压,以至有学者疾呼:文人芹严受到刺伤,生存境遇日趋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