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定教育评价优劣的最终依据是什么?是学生能否成才。人本教育质量评价需要依据成长做评价,依据评价去学习和教学,更好地激发学生的内在潜能,以获得更好的发展。功能上要淡化选拔,倡导发展性评价;方法上倡导质性,定性与定量相结合;主体上倡导自评与他评相结合,实现评价主体的多元化;指标上倡导综合素质评价、成长问题诊断、优势潜能发现,关注个体的差异,实现评价指标全面覆盖和多元化。评价制度改革假如没有思想或思想上有问题,所设计的方案和措施必然不会健全,纯粹从技术层面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是不全面的,也是远远不够的,要让思想润滑教育评价的每个艰难环节。

教育评价是镶嵌在社会中的机制,在中国,与之相关的体系包括考试,招生、考试与招生管理组成的一个整体。

如果不改变行政主导,无论怎么改评价都不可能真正专业。如果还局限在行政主导下的评价技术与方式改变,还居于非专业的行政功能重组,这样的评价最终不能满足学生和学校的多样化需求,不能培养出创新人才,无法满足中国社会发展和建立人力资源强国对教育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