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传统文化的发展加中,人们一方面要求发展;另一方面,也要求稳定,求平衡。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尚古正是人类求稳定、求平衡这一社会心理的特殊表现。问题在于,如果把尚古仅仅停留在社会心理层面,则尚无重大影响;如果因尚古而因循守旧,或安于现状,反对社会的改革,就会显示出尚古的保守性。

尚古与创造的矛盾还反映了保守与改革的对立与斗争。古罗马文化祟尚古希腊文化,臣服于希腊文化脚下,尚古而缺乏公造;文艺复兴文化与罗马文化不同,在祟尚古希腊文化的基础上,并不拜倒在希腊文化的脚下,而是古为今用,加以改造,形兴资产阶级以此来反抗封建文化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尚古与创造,也反映了保守与改革的矛盾。平均主义在中国历史上也有名悠久的传统。老子主张损有余,补不足;孔子把“不患寡而思不均”作为治国为邦的根本原则;在历次农民起义中,平均主义还成为鼓动群众造反,起来革命的重要口号,显示了巨大的号石力。平均主义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人类追求平等的本质特征,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它认为只有绝对平均,才算是平等这实质上是传统社会小农经济或个体手工业经济的产物,是一利对平等的幻想化。从哲学和伦理学的角度来看,平均主义还有中庸的一种特殊表现,其实质是以平等为价值取向,进而去追求够质利益的均等,而不论你个人能力的大小,也不管你对社会的贡献大小。这种平均主义经过长期的历史积淀,已深化为汉民族的一种社会心理,造成创造与竞争精神的萎靡,使人们安于现状,甘于平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