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证明,过去由政府运用行政手段对公共教育资源进行配置是低效的。要高效配置公共教育资源,政府必须从管得过多、管得过死中解脱出来,适度运用市场杠杆配置公共教育资源,把教育的选择权更多地交给学生、家长,让学生的选择成为教育责任链的一个端点,政府的委托和督察成为另一个端点,其间如果有断裂的,由学生、家长、专业的督察加以判定,由他们的选择来决定是否认可和使用责任链断裂的学校教育,从而使学校自主地设法弥合校内责任链。

通常,责任链断裂的学校是不能为所有在校学生提供质量合格的教育服务的。这类学校可能有些学生考进很好的高一级学校,可能获得各种各样的荣誉,也可能本身就是一些家长追逐的重点学校,但它们真正把精力用在部分学生身上,他们通过选择会考试的学生,重点做好会考试的学生的培训来掩盖自己的责任链断裂,掩盖自己并未真诚地为每一个学生提供适当的服务的真实状况。

检验一所学拉是否存在责任链断裂的问题,不能仅看其外表的光鲜,也不能仅仅看课程是否先进,关键要看每一个学生是否能在学校里有知心的师长,能够及时解决其成长与发展中随时遇到的各种内心问题。未能做到这一点的学校都存在程度不同的责任链断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