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方教育发展史中,对人本质的看法,特别是对人素质及素质发展与教育关系的看法,比较典型的有三种有影响的观点。一是中世纪宗教神学对人的本性的看法,典型的是“原罪论”,《圣经》第一卷《创世记》称,上帝用泥土造一男人,取名亚当,并用亚当肋骨造一女人,取名夏娃,做亚当妻子,同置于伊甸园中,上帝告诉他们园中所有果子都可以吃,只有一棵“知善恶树”上的果子禁止采食,后来亚当、夏挂受蛇的引诱,吃了禁果,被逐出伊甸园。犹太教、基督教相信亚当的罪传给后世子孙,绵延不绝,称为“原罪”。这种主张认为人生在世最高职责就是向上帝赎罪,赎罪的基本内容就是禁欲。以禁欲调整心灵,使人得救。由此,导致教育〔德育)的最高价值,就在于拯救灵魂。德育的任务就是使儿童心灵充满拯救灵魂,乞求宽恕、感恩的境界。基于这种“原罪”论德育观是一种典型的蒙昧主义教育。二是“白板说”,古希腊亚里士多掐曾以蜡板比喻尚未接受处罚影响的心灵。这一说法后来被英国洛克(1632—1704)所发挥,他以此反对笛卡尔相莱布尼茨的天赋观念说。他指出入出生时心灵伤一块白板或一张白张,上面没有任何标记,观念是从后天经验中获得的。他说,假定心灵像我们所说的那样,是一张白纸,上面没有任何记号,没有任何观念,心灵是怎样得到那些观念的呢?……是从经验中得来的。我们全部知识是建立在经验上面的;勿识归根到底都是导源于经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