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音文字下面是语义

与语音文字相比,语义对于文学形象的构建更为重要,或者说,文学形象主要是由语义构建的。理解语义应该从语词、短语、句子和句群四个方面人手,其中语词又是关键。一个语词的意义可以从两个角度来理解:孤立的单词和作为短语、句子、句群中的一个成分。作为人们在干百年的社会实践中约定俗成的产物,语词有其固定不变的意义,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字典义。不过除了少数的例外,作为单个的语词,其意义总是多样的,而在具体的理解中,又不允许这种多义性的存在,这就需要把语词放在具体的短语、刘子和句群中来理解,只有在具体的语境中,语词的意义才能确定。在这方面,朱立元先生所举的一个例子很有说服力:“例如,杜甫的名旬‘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其中每一个字(词)本身都有单独的意义。‘朱’在汉语中可作姓,又与红、赤同义。是一种颜色;‘门’既指建筑物的出入口,又指形状、功能似门之物,还指旧家族或家族的一支,及至一般事物的类别及学术宗教派别等;但‘朱门’二字合在一起,它们二字的意义就被选择确定了——红色的大门(建筑物的出人口),然而‘朱门’放在全句中,才显示出它的真正意义——居于‘朱门’之内的豪门贵族。”语词这样,语词上面的短语、句子、句群也是如此。四者之间的关系是前者从属于后者。短语、句子和句群的意义并不是组成它们的语词的意义的简单的相加,而是在构成自己的语词的意义的基础上,同时又在更高一级语言单位的制约下形成的新的意义的统一体。

October 1st, 2016|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