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把握语言,就是掌握语言的意义与特点。把捏语言是从语言的物质层面也即语言的声音与形体开始的。汉语的形体是由横、竖、点、撇、捺等笔画构成的。一个受过教育、有一定系统的汉语知识的人,看见文字,就能联想到相关窜音,把握到这文字联系着的意义;听到声音,也能联想到相关的文字,把握到与这声音联系着的意义。对于文学作品的接受来说.重要的是对语义的把握,因为生活是通过语义凝集的,声音与文字只是语义的符号,作为生活的形式化,文学形象主要是靠语义来构建的。但是,语言的物质层也助话音和文字在形象的构建中也不是完全没有作用,在一定的条件下,它们也有可能参与形象的构建。如李清照的《声声慢·寻寻觅觅》,词中大量使用的齐口呼与撮口呼音韵的语词,对于这首词的凄清意境的形成,就产生了一定的作用。苏联作家马雅可夫斯基等人喜欢使用的“楼梯式”的诗行排列形式,使读者产生了一种视觉的节奏感,加强了诗歌形象表达的力度。在文学作品接受的过程中,在把握语言的意义的同时,也有必要注意语言的物质层面,特别是声音的特点与文字的排列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