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行政化是社会法制不健全条件下的产物,当下中国学校的行政化是阻碍学校人本化管理最为普通最为巨大的障碍。加快推进教育领域去行政化,去地方化,同时加强专业化才能有利于学生成长发展需要的有效满足。

在人类学校发展史上,经历过单体孤立学校时期,发源时期的私学、柏拉图的学园、稷下学宫都是如此,其特点是;自主性极高,理念与形式、设置、运行相协调,师生主体性得到较好尊重。办学效果个体间参差不齐,整体效果良好。到汉代官学、西方文法学校时期则进入形式化的学校时期,不同学校之间有相同或相似的形式。这一时期的特点是:学校之间仅是形式和内容上的相互模仿,每所学校独立自主办学,各自有一定特色。师生关系明显产生等级。自主性在一定程度上保持,又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办学效果是教育普及的面扩大,个体的相对效率下降。

各国学制产生以后学校发展进入制度化时期,每所学校都成为学制体系的一个细胞,其特点是:学校自主性大大降低,千校一面,教学目标、内容、评价属于制度性安排,与各个学校无关。制度化学校的效果是教育更加普及,人(师生、校长)被制度格式化,一定程度上抑制了杰出人才的成长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