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种形式、不拘一格发展农村教育事业,这在历史发展进程中已被证明是正确的思路。然而,由于长期计划经济体制下形成的政府包办思想的影响,由于长期不切实际的宣传社会主义的优越性的影响,还由于长期不切实际地跟发达国家攀比的影响,发展教育事业是政府的事,尤其是发展义务教育事业应完全内政府包办的观念很深蒂固,就导致了这样一个怪圈;政府无力全部包揽农村义务教育事业的发展却不下放农村义务教育事业的举办权;一部分先富起来的农民及其他社会力量有投资举办农村义务教育的热情,但却难以获得真正的支持。这是中国中西部农村地区教育落后的重要原因,有人凭借良好的主观愿望,以《义务教育法》为根据,强调义务教育阶段的就近人学、免费入学,强调中小学的均衡发展,硬要用这种理想模式来规范农村义务教育的发展,其结果是中西部农村教育发展举步维艰,一部分农民子女不能接受基本的教育或失学、或缀学,农村人口在减少的同时,却新增着文盲与半文盲。因此,当前政府与社会在发展农村教育事业尤其是发展农村义务教育事业上,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就政府而言,要有勇气承认还无力全部承担发展农村义务教育的责任,因而需要社会以及农民承相部分发展教育的责任,问时鼓励支持社会力量举办农村教育事业,鼓励支持一部分公办中小学改制,通过收取先富起来的部分人的学费来调整学校布局、均衡学校发展。表面看,收取部分人的学费,使部分人享受了较高水平的教育,是不公平的。但实际上,通过允许部分学校收取学费的办法,将政府对这些学校的投资转移给薄弱学校、转移给农村贫困地区发展教育事业,给予还没有富起来的人们的子女以基本的教育或免费的教育,这才能在现实条件下保证最大的教育公平。因此,发展农村教育事、依然要实行公办民助和民办公助的政策。当然,公办学校免费与民办学校收费实际存在着矛盾,这就需要政府采取切实措施进行宏观调控:首先,中西部农村教育发展尤其是义务教育发展经费不足地区或经费紧缺、贫困地区的政府要格守有关法律规定,保证义务教育的财政投入。国家要形成和制定实施义务教育的责任追究制,保证政府在实施农村义务教育中主要责任的落实。其次,要形成对改制学校收费的评估、审核与监督机制,保证改制学校收费的公正透明。其三,要建文对改制学校的原有经费拨款转移的专项全程监督制度,使这一部分经费能够真正用于薄弱学校的改造和对贫困学生的救助上。其四,加强对中央、省级财政拨款转移支付资金的督查,保证用于农村义务教育的发展。其五,探索将国家对农村义务教育的经费投入以教育券的形式宣接发放结受教育者并允许受教育者持券择校,使公办学校与民办学校有平等的竞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