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加大政府投资力度,大胆运用创新的筹资手段,尽快扩大高等教育的有效供给。加大发行国情的力度。通过发行债券、科学技术成果转让、出让专利品来获取经费,西方一些大学凭借其声誉,依商业惯例,发行—定量债券,来解决经费之需;改进目前高校基本建设投入模式,今后高校基建投入宜采用“拨款和贷款相结合”或政府贴息贷款的办法,积极吸纳银行资本介入高等教育基础设施建设,开展深层次的“银校”合作,改造有生源、有市场的高等学校的基础设施;通过资本市场进行教育融资,充分利熙金融手段集资或引入扎会资金,使社会上的闲散资金投向高等教育事业,有资金来源保证地将高校学生宿舍以至后勤推向社会化。第二,健全高等教育成本分担机制。合理确定学生及家庭分担经常性成本的比例,1999年我国普通高校生均缴纳学杂费占经常性成本的比例已接近25%,而世界上公立高校学生学费补偿成本比例极少有国家超过25%,这说明由学生学费承担的高教经常性成本比例上尹空间不大,而且需要规范各地学生缴费制度,防止过度分担现象的产生与蔓延。与此同时,全面完善和落实以“奖、贷、助、补、减”为主要内容的资助家庭困难学生的政策和制度,实行专人负责、贷款无息、酌情减免、偿还期限适当延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