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农村学校建成农村杜区的中心是学校教育功能演进的必然结果。教台从广义的角度理解,按照梁漱汉的主张:“在学校里读书是教育,在家里做活也是教育;朋友中的相得的地方足教育,街上人的谈话,亦莫不是教育;教育本身是很克泛的东西。”后来有了学校教育,就使得教育变成了两轨:一轨是与社会生活实践直接相联系之生产生活的直接经验教育,一轨则是在专门场所、由专门的教育者根据统治者或主办者的要求对特定的对象进行特定内容的教育即学校教育。如果说在农业社会里由于社会发展缓慢,人不受专门的学校教育还可以生存的话,那么进入工业社会,尤其是进入信息社会,人不受专门的学校教育就有可能无法生存。随着社会变化的加剧,仅接受一次性的学校教育也变得生存困难,还必须不断接受教育、即需要终生教育。因此,学校教育由面向少数人转顺面向全体社会成员;出以培养为主变成培养、培训一体化;出较单一的内容传授转而进行多方面的训练,为人的生存发展服务;只重视学校的政治功能转向赋予学校教育多种功能,期望通过学校教育来进行人才培养、政治教化.期望通过学校教育来促进经济发展,进行科技文化知识的传承与创新。故学校教育在社会中的地位越来越凸现,学校越来越成为社会的中心。而事实上、以往在什区另:展社区教育也是指以让区的学校为中心,借助学校和杜区其他文化机构的物力、人力,根据社区的实际和群众的需要,为社区全体居民进行文化知识、科学技术和道德修养的广泛教育活动。可见社区教育与学校教育是密切结合的。学校多种功能的彰显,学校成为杜区中心的演进趋势,表明将农村学校建成农村社区的中心是学校教育功能演进的必然,是学校教育发展的题小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