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化取向的改革,位各国教育部门获得了前所未有的生机和活力。如今,发达国家基本上都实现了教育资源配置的市场化,它们在扩大教育财政支出的同时,更多地动用市场化手段来筹措教育经费,加速高校科技成果的产业化。各类教育机构也开始通过向“人才市场”和“科技成果市场”提供“优质产品”,尤其是科技人才密集的名牌大学通过对产业活动的直接介入、校办产业的蓬勃发展、对学校品牌收益的主动迫求、教育界“产业意识”觉醒和“企业家精神”增强等方面,来获得市场的对等回报,从而使收支状况大为改观。一些国家的教育机构业绩的评价尺度也越来越依赖于市场,如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因为积极开拓国际市场,现己开始少入“教育致富”的轨道。高等教育资源走入预算约束的轨道,使教育成本缩减、“投入-出”结构得到优化,成果和效率得以提高。高校与企业合作规模的扩大、重视了教研活动的产业导向、企业与高校联办的科技园区兴起、高科技成果产业化加速、知识生产力显著提高,正在逐步形成教育与经济社会发展的良性循环。行进中的经济全球化,更将加速包括高等教育机构在内的传统部门的市场化。发达国家的教育制度正在白觉适应人才市场和科技成果市场的需要而进行一场深刻的变革,这一趋势值得我们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