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维方式是科学方法的基本要素之一,基本思维形式和方法在思维过程中不同的结合(如分析、归纳、抽象相结合形成的分析为主的方法,综合、演绎、抽象上升为具体相结合形成的综合为主的方法)以及每一种基本思维形式和方法在这种结合中所占有的水同地位,形成了具有不同特点的科学研究方法。而思维的加工的基本形式正是随一定时代科学技术发展而不断发展演变的。任何科学革命的实质,首先在于方法符合于科学认识之更高阶段的“新的思维方式”。改革要求思维方式超前变革,阳日落后的思维方式,只会严重阻碍改革的进程。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更突出了思维方式问题的重要性。

基于对科学发展史和教育发展史的综合考察,我们可以比较清晰地勾勒出与各时代人类思维方式相适应的教育研究认识论方法论的发展阶段。正是科学技术发展改变着思维方式的要素,而主客体关系的多样性,规定着思维方式的复杂性。

与古代萌芽状态的自然科学和技术水平相适应的是直观猜测的思维方式,是对事物的整体现察、描述及经验性总结,是依据不充分的观察事实,用直观思辩和简单的逻辑推理,笼统地把握客观物质现象。这一思维特点突出反映在我国《学记》、孔子的《论语》及西方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昆体良等人的著作中。他们论述教育问题多停留在现象的描述、形象的比喻和简单的形式逻辑推理上。到中世纪,形而上学的思辨的思维方式则是反映了人们对自然界认识的不足,“是人们对自然界认识不足的反映;是自然科学突进到新的领域,旧的理论和概念发生急剧变革的时候,人们认识上的迷乱的反映;是人们对自然科学成果的片面的、绝对化的、歪曲的理解的反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