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研究的目的是要建立一门学科的逻辑体系。所谓逻辑,就是指由抽象思维所构成的概念、范畴、判断、推理的理论体系。逻辑体系也就是事物发展过程的本质在人们头脑的反映,是客观的东西在理论思维中的再现。从实在或表象中的具体开始,经过分桥而达到简单的规定,形成概念和科学规律,这只是认识了事物的多样性的局部或特定关系,只是统一体的外在的独立,而不是整体的内部的统一。而这种认识,正如它原始状态(“浑油的整体表象”)的知识一样,仍然是抽象的知识,尚未上升到具体,未达到多样性的统一。

科学的任务,并不是简单的归类、简化,或找出抽象的一般,而是要在想象中再现或精神上再现或修复被抽象力分解为互不相属的成分的具体的整体,是要复活这些被肢解的东西为统一体,是要把分裂的各部分综合为活的整体。当然,这个整体己不是最初认识的整体,而是“多样性的统一”,是精神上再现的具体,是认识的结果。教育科学由于概念不规范,科学规律仍需科学化,因而它的逻辑——理论体系的确立,就更不成熟。关于教育原理体系的建立,应遵循着由抽象上升到具体的方法,稿滑教育中各种规定之间的内在联系,确定每一规定在整体中的地位和作用.沿着由抽象到具体的思维过程,完成它的理论体系的建构。为此,首先要找出教育科学的逻辑起点,即找出教育最基本的规定,最后的抽象,或称教育的“细胞”。其次是沿着逻辑的进程,即综合的过程,将教育中的各种规定、各个侧面,综合为一个整体,将各规定之间的复杂的联系,形成一个概念、逻辑的体系。最后是达到逻辑终点。逻辑的终点,应是最具体的范畴,它是许多规定的丰富的整体*这时的整体己不是浑沛的整体,而是丰富的、由许多规定和关系所形成的整体了。它已不是现实中的具体,而是思维中的具体。严格地说,今天教育学的体系,还不是一个科学的逻辑体系,更多的是按照教育实践中工作的需要,安排了它的体系,所以,教育科学的任务.特别是基础的理论学科——教育原理的任务,应更多地研究教育的基本范畴,建立起一门科学化的教育原理或教育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