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对于教育之所以重要,在于她能唤醒一个人自身的优异与卓越,也能让人理性地实现自己最大的可能性,让每个人自主生成而非全方位地强加与灌输,生成的是一个符合其天性的自然人,大大减少了因强迫而发生变异导致危险的可能性。

自由的状态下,教育才可能避免狭隘而成为对心灵的培育,按心灵的本性对其内在能力进行照料和提升。所以,自由是外界应该赋予教育当事人适当的态度和环境,也是教育当事人面对分歧时做出自主判断所需要的前提条件,单纯灌输和标准答案虽然来得迅速,却难以生成人的判断能力,也最容易把人引入狭隘的胡同。因此,自由就是兼容并包,就是心灵开放,就能实现有容乃大,实现一个人的杰出人生。

只有在自由自主的状态下,人心内在的一些品质,比如献身、专注、好奇、沉思、深邃等,才能有效生成并发挥作用,才能洞悉并识别现实世界中的真伪、善恶,才能清除世俗社会中的腐蚀性存在。自由教育是促使大众各方面素养提升所需要凭借的梯子,让更多的人以其自己的方式走向基于社会需求的属于自己的卓越。

自由的教育当然需要民主、平等的人际环境,在古人与今人、不同种族和国别的人之间形成共通感(common sense)和共同价值(common value),能顺利地通过问读他们的著作与人类高尚、伟大的心灵之间的沟通,倾听最伟大心灵之间的交谈,以人本值约等于1的心态与他们“肩并肩”地平等对话,知悉先贤的卓越和高贵之处,得其德性和幸福的熏陶而又不跪倒在伟人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