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教学的一个始终不可回避的问题就是我们主张的活动教学与杜威的实用主义教育理论及他主张的“做中学”是什么关系?由于50年代我们对杜成的实用主义教育思想进行过全盘否定与批判,人们对活动教学形成了一种特有的敏感心理。因此,当我们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再谈活动教学时,必须正视一者的关系。

我们认为,杜威的实用主义教育思想中虽有不少极端性、片面性的错误东西,但它在反对灌输式的传统教育,推进现代教育思想与实践发展方面所建立的功绩,是历史性的,它的影响至今仍制约着西方中小学的教育实践。在今天看来,杜威思想中的许多合理成份.如重视教育与生活的联系,强调儿童的亲身实践和主动发展,重视儿童的兴趣经验和需要,重视创造性和个性的培养等等,对于我们研究、实践活动教学乃至实施素质教育,仍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是我们应继承的合理思想内核。从这一点来看,我们所倡导的活动教学与杜威的理论是有一定渊源关系的。

但是,如作进一步的比较就会发现,我们所研究的活动教学与杜威的“做中学”,无论在思想理论基础还是具体教学主张上又都存在着质的不同。首先.从思想理论基础来看,我们强调的是马克思主义认识论、实践观,而杜威学说的理论基础是主观唯心主义、经验主义和机能主义心理学等。其次,从具体的教学主张来看,杜威在教学内容和课程方面片面夸大儿童的本能、兴趣和生活经验.以局限于儿童生活经验的话动课程取代系统的学科课程;在师生关系方面片面强调儿童的中心地位,过分否定教师的指导作用;在教学方面片面夸大“做”、“实践”、“主动作业”的作用而否定系统知识的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