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继《学记》之后,尽管从汉韧到清末,有不少思想家、教育实践家论述过教育问题,其中也有不少精辟的专篇论述了教育问题,如韩愈的《师说》、朱蕉关于读书法的《语录》、颜元的《存学篇》等,这些著作对师生关系、读书与学习方法,都有赖辟的论述,然而,由于长期的封建统治,教育发展十分缓慢,教育学也未得到相应的发展。长期以来,关于教育的研究,仍是散见于各类著作之中,始终末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在教育研究的方法上,仍屑思辨、推理与经验记载描绘的性质。从严格的意义上说,这些还称不上一门独立的科学。

在西方,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出现了许多有名的教育理论著作,继夸美纽斯之后,有英国洛克(1632—1704)的《教育漫话》,法国卢校(1712一1778)的《爱弥尔》,瑞士裴斯塔洛齐(1746—1827)的《林哈镕与葛苟德》,德国福禄倍尔(1782—1852)的《人的教育》,英国斯宾塞(1820一1903)的《教育论》等。尽管这些论著还不是以一门学科的体系而论述教育,但都可以看作是教育科学发展期的重要著作。

值得提出的是德国赫尔巴特(1776一l 841)的《普通教育学》,美国杜咸(1859—1952)的《民本主义与教育》,以及俄国教育家乌申斯基(1824一1870)的《人是教育的对象》。这些著作可以看作教育科学发展的新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