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的建构性是活动主体在活功过程中自主、能动、创造特性的集中体现。主体活动在本质上是一种指向活动对象的合目的性的主动建构、积极探索、不断改造的过程。历史上,不同时代的持有活动育人观点的教育家虽然从不同的角度阐发活动的意义,对活动的见解不尽相同,但在一个问题的认识上.却表现出了惊人的相似之处。这就是他们无不把教育活动看成是活动主体对活动对象主动探索、主动变革和主动建构的过程。例如,卢梭很早就提出,教育都应该是行动多于口训,不要救他这样那样的学问,而要由他们自己去发现那些学问。杜威则更加明确地指出,教育并不是一种“告诉”和被告知的事情,而是一个主动的和建设性的过程。皮亚杰认为,个体的认识起因于主体对客体主动的不断的同化、顺应和平衡活动,即建构的作用。在他看来,“复制的真理只能算半个真理”。真正理解一个概念或理论,就意味着主体对它们的重新探索、发现和创造,而不是简单接受、重复与记忆。苏联活动学派在广泛研究的基础上也证明,教学认识不是对外部事物的“纯粹描述”,而是一种主动探索和变革的活动,教学必须强调学生对文化材料的主动变革,而不是被动接受和重复训练。

学生主体指向学习对象的主动建构活动,是学习者占有、内化人类文化成果,实现主体能力发展的必然途径。皮亚杰指出,在某些教育工作中,用作教育内容和手段的人类文化范式,是以一种无生命的干瘪的形态表现出来的,并且是强加给学生的。学生对历史的占有,是一种抽象的外在占有。但是,通过学习者积极探索、不断改造的主体建构活动,人类文化成果就能渗入学生自己的“主观状态”,从而脱去它的外在性,变成学生内在的精神财富和发展源泉;这个成果就能以一种具体的展开了过程的形式,全面地被学生所占有。从这个意义上讲,学习主体探索、改造活动对象的过程,是一个实现对象与自我双向建构的过程。正是在这一过程中,学习者的主体性才得到了充分显示.主体力量得到了不断丰富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