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过程的参与者越来越多的是那些已经获得高等教育一种(乃至两种)学位的人,他们的学习更多的是为了解决人生或职业生涯中的某个问题,自主地实现人本成长。

在信息技术上慕课的出现及其发展使得广义教师可能得以实现,所有人都是老师,所有人部是学生,没有绝对的老师,也没有绝对的学生。老师可以做学生,也应该做好学生,学生可以做老师,也必须做好老师。帅与生只是相对于某件事或某个方面、某个时间来说的。没有永久的师,也没有全面的师,师与生在时间和空间上都永远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谁先进,谁就能够成为帅,一旦他变得不先进不进步就不应再称师。对个体来说,若仪从师于某个人,则很难得到完善的发展,他必须以其间闹的所有个体

力师,有选掸、有批判地学生,才能最终得到和谐完善的发展。

中国常流行将教育者定位为“燃烧自己,照亮别人”,实质上,每个人在教人的时候自己也获得成长。古人即认为教学相长。陶行知曾提出:学七十.教八十,做九十.求一百。即是说对于某一知识,仅是为学而学,顶多只能学到其百分之七十,为教而学就可学别百分之八十,为做而学才能学到百分之九十,在此基础上还要求一百。由于为教而学与为学而学不同,可以提高学习的效率。这就是教育者共向成长的基本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