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不同的分类标准,可以从多个角度对教育功能进行类型区分。

(一)从教育作用的对象来看,教育功能有个体功能和社会功能之分

教育既是社会整体的重要而基本的组成都分,又是一个相对独立的体系。促进个体发展,进而影响社会进步,这是教育之所以产生并长期存在的基本依据。教育促进个体发展的作用,即所谓的个体功能,它主要由师资水平、课程设置、内容选择、物资手段等内部要素来决定。就教育的功能来说,促进个体发展,培育人才,这是教育的本体功能;通过教育培养的人才积极去参与社会生活,进而影响和作用于社会发展,并形成相应的社会功能,则应该看作是教育本体功能派生出来的工具功能。

(二)就教育作用的方向而言,教育功能有正向功能与自向功能之别

对于教育在个体发展和社会进步中究竟起了什么作用,人们长期秉持积极而理想的观念。特别是以涂尔干、帕森斯为代表的功能主义社会学认为,教育只应当、也只会履行有利于社会生存与发展的积极功能。这一论点一度成为关于教育功能认识的主流取向。但显而易见的是,功能不应等同于职能。这正如社会学家默顿所说,“社会功能系指可见的客观结果,而不是主观意向(目标、动机、目的),若不能区分客观社会结果与主观意向,则必然导致功能分析上的混乱。”在教育实践中,教育经常会产生与教育愿望不相吻合甚至完全背离的作用或影响,负向功能的存在是无可置疑的事实。一般说宋,所谓正向功能,指教育促进了个体发展和社会进步;而负向功能则指教育阻碍了个体发展和社会进步。

(三)按照教育作用的形式划分,教育功能有显性功能和隐性功能之异

社会学家默顿不仅谈到了杜会功能的方向之别,而且分析了社会功能的显隐之异。他认为,教育功能也存在这种差异,有时候,教育在实际运行后出现的结果符合人们的教育期望或预期目标,即体现为显性的教育功能;反之,当教育结果出乎人们意料或预期时,则表现为隐性的教育功能。二者具有相对性,在一定条件下可以互相转化,其方向也有正向与负向的两面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