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在论述人的本质问题时,曾提出过一个带有经典意义的论断,即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从马克思的这个论断中我们可以作这样的推理:既然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那么如果一个人在构建自己的社会关系时,不能真正地建立一切社会关系,或者说,他有意无意地舍弃了一些社会关系,那么,他就没能充分展示自己的本质。他就个是一个完全人,因为他从本质上就缺少了一些东西。同样,我们还可以进一步推理,如果一个人虽然反映了一切社会关系,但如果他在反映这些社会关系时,不能使自己与这些社会关系保持和谐与统一,而是与这些关系发生冲突和对立,那么,他就事实上未能建立起真正意义上的社会关系,也是一种不完整的表现,从本质上说他仍然缺少一些东西。这样的人还是不完全人。所以,完全人应当是一切社会关系的相对和谐和完善的人,而不完全人则是社会关系外突和对立的人。为分析问题的方便,我们将人的一切社会关系大致归为五种:人与社会政治、经济的关系,人与社会文化的关系,人与其生存环境之间的关系,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以及人的内在精神世界各出素之间的关系。不完全人就是这五种关系的冲突。“不完全中国人”也是中国人在中国社会中这五种关系的冲突:中国人与中国社会政治、经济之间的冲突,与中国文化之间的冲突,与其生存环境之间的冲突,中国人之间的冲突以及中国人的内在精神世界各因素之间的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