褒扬人文教育、贬抑科学教育的倾向隐含着这样一个前提或假设:我国的教育是重科学教育轻人文教育的。事实果真如此吗?我认为,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对有关情况做些具体分析:(1)我国教育与西方教育的有关情况不尽相同。现代意义上的科学技术和科学教育主要是从西方发展起来的。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及其广泛应用,西方现代教育在很大程度上确实存在着重科学教育轻人文教育的倾向,布鲁纳领导的课程改革运动便是明显的例证。但是,西方的教育重科学教育、轻人文教育并不意味着我国的教育也是如此。我国的社会发展状况和科技发展水平决定了我国的教育不可能像西方那样重科学教白、轻人文教育。(2)普通教育与专业教育的有关情况不尽相同。普通教育(特别是普通中小学)的任务主要是培养全体学生的基本素质,为他们学习做人和进一步接受专业(职业)教育打好基础。普通教育的实施一般会兼顾料学教育与人文教育的。专业教育则不同,它主要是培养某一领域的专业人才。专业教育的实施常常出现割裂科学教育与人文教育的状况。这种割裂既表现为重料学教育轻人文教育,也表现为重人文教育轻科学教育。相对来讲,重科学教育轻人文教育的倾向在我国的专业教育中表现得更为明显。(3)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的有关情况不尽相同。在教育理论界,有关科学教育4人文教育的争论内来已久,在近两个世纪里几乎没行间断。这些争论虽然对教育实践产生过影响,但不能过高地估计这种影响。教育理论只是影响教育实践的一种因素;教育理论并不一定能转化成教育实践。就我国当代的教育而言,即使在教育理论上重科学教育、轻人文教育,并不意味着教育实践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