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同法》第78条规定:“当事人对合同变更的内容约定不明确的,柿定为末变更。”如果变更教育合同的约定内容部分明确、部分不明确,是推定整个教育合同末变更,还是推定约定不明确的条款未变更呢,实践中,常常因此发生分歧。我认为,变更教育合同的约定居于合同关系,在其合法有效的前提下,约定明确的条款当然产生法律约束力。约定不明确的条款可按《合同法》第61、62条规定的精神进行补充;不能补充的,视为该条款不存在。因此,约定的内容部分明确、部分不明确时,原则上应认定约定明确的部分已变更、约定不明确的部分未变更。但是,如果约定的内容属于一个整体,不能分割,或者约定清楚的部分依赖约定不清楚的部分生效和存在的,应认定整个教育合同未变更;约定不明砚的邵分根据变更后的教育合同的其他条款可以明确推定其意思的,视为按推定的意思变更。由于我国教育体制改革正在不断深入,教育管理方式也在不断改进,在实践中.上述情况是常见的。因此.准确适用《教育法》和《合同法》的相关规定,来解决变更教育合同的约定内容部分不明问题,具有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