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历史的角度看,人文教育与科学教育曾长期处十一种分野与抗衡的状态。工业革命以前的古代教育和中世纪大学主要盛行的是人文主义教育。这一时期,人们把高等教育主要理解为是一种对人性的完善和培养。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的办学宗旨就中明:“设立大学是为了给教会和政府培养服务人员,即培养有教养的人,而不是知识分子”。19世纪以后,伴随着大工业的出现和科学技术的发展,—种以开发人力、传授科技知识为主的科学教育理念开始生成,并很快在高等教育中占据了主流地位。大学的学科教育格局和理工科专业发展就是在这一时期内形成和壮大的。达一时期,在教育思想止既出现了以斯宾塞、赫胥黎等人为代表的大力主张科学教育论的教育理论流派,也出现了以织曼、阿若德等人为代表的大力主张人文教育论的教育理论流派,而且这两种教育思潮一直在学术领域和实践层面进行着激烈的交锋。直到上个世纪中叶,不论人文教育论考如何抗争,科学教育的思潮始终占据着主导地位。应当承认,科学教育的兴起与发展在客观上促进了科学技术的进步,加快了人类社会前进的步伐,同时也带来了高等教育自身的繁荣,使高等教育在社会中的地位大大提升。然而,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面对科学技术在失去人文精神支配下而出现的“野蛮”,以及各种社会问题与矛盾的日益加剧和人类精神领域里种种危机的凸显,人们开始对科学教育进行反思。人们意识到科学技术是一柄双刃剑,单靠科学教育并不能保证科技鄙人力就一定能用十造福人类的目的。在这种背景下,以倡导对人类进行终极关怀为旨归的人文教育的呼声又开始高涨,并旦对科学教育大加指责和谐难。要素主义、存在土义就是这一时期教育思潮的典型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