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生物起源说,倡始人是法国社会学家、哲学家利托尔诺(1831一1902)他在《各种人种的教育演化》一书中认为,教育活动不仅存在于人类社会之中,而且存在于人类社会生活之外,不仅为人类社会所特有,而且早就存在于人类产生之前的动物界了。他招老动物对小动物的爱护照顾都说成是一种教育。认为人类教育是承受动物教育活动的基础上的改善与发展。他还把生物生存竞争的本能,说成是教育的起源和存在的基础。动物为了自己的物种的保存与发展,出自一个“自然和自发”的本能,耍把自己的“知识”和“技能”传授给小的动物。

后来,英国教育学家沛西·能(1870一1944)在他的主要教育著作《教育原理》一书中,充分地闻发了他的教育生物学化的理论观点。他曾在1923年的不列颠协会教育科学组的大会上所作的报告中,说得十分明确。他说:“教育从它的起源来说,是一个生物学的过程,不仅一切人类社会——不管这个社会如何原始——有教育,甚至高等动物中间,也有低级形式的教育。我所以招教育称之谓生物学的过程,意思就是说,教育是与种族需要相适应的种族生活的天生的而不是获得的表现形式‘教育既无待周密的考虑供它产生,也无需科学予以指导,它是扎根于本能的不可避免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