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古代心理学思想主要是随着西方古代思想家们对哲学本体论和认识论的探讨而形成的。“灵魂”是西方古代哲学的一个重要范畴,也是古代西方心理学的一个重要范畴。有关心理学思想就集中在对灵魂问题的讨论上。亚里斯多倔的《论灵魂》被认为是西方心理学史上第一本有关心理学的著作。

柏拉图从客观喉心主义立场出发,反对古希腊唯物主义哲学家德谟克利特 “原子说”的灵魂观,提出“理念说”的灵魂观。他认为,世界的本原是理念,灵魂来自于永恒的理念世界,人死后灵魂又回归到理念世界。灵魂具有自动性,认识只不过是灵魂对理念世界的回忆。“一切研究,一切学习都只不过是回忆罢了”。知识是内求的而非外铁的。这就是教育思想史上有名的“回忆说”。

为了进一步认识灵魂,拍拉图把灵魂划分为依次上升的三个等级:情欲、意气和理性。理性可以通过意气而控制情欲,从而达到心灵的和谐,接近理念世界,洞察真理。根据这一主张,柏位图大致描绘了《理想围》中和谐教育的轮廓:所有雅典公民的子女入学以后开始受音乐教育,陶冶心灵,调和性情,培养具有“节制”美德的劳动者;其中的优异者继续进体操学校。接受体操、体格和军事训练,培养刻苦耐劳、勇敢爱国的精神,造就具有“勇敢”美德的卫国者,卫国者中的优异者继续接受10年的科学教育,研究高深的科学理论,心灵向上,认识至善,培养“智慧”的美招,以成为理想国中的高层统治者。显然,柏拉图的和谐教育理论在相当程度上不是指身心发展的和谐,而是指理性、勇敢和节制三者之间的适当秩序,即他所谓的“正义”。教育的职能就在于帮助社会实现这种适当的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