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者是那些自身有一定的教育资源能够供别人分享者,他需要用自己的有形或无形的教学活动与有需要的社会成员进行交换。没有资源可交换的人。无论你有怎样的权力和经济优势,都难以成为教育者。所以无论你是任何职业的教育者,不断成长才有可能成为真正的教育者,不能与学生共同成长,或不能满足他人成长发展的需要,终究会失去教育者所需具备的内在条件。

教育者与受教育者以需求为中介的交换将会越来越变得是自主性、选择性的交换,且必须遵循教育与社会交换过程中的价值规律,政府或其他社会组织曾经或亨有的强制将越来越难以发挥作用。

教育者是个体社会遗传的载体,教育者所能满足的需求主要为人类智慧、其中包括传载知识、道德和社会规范、技能,而这些都需要依据受教育者的实际需求,而非教育者单方面的主观接受。

简而言之,教育者越来越多的是通过其教学活动依据价值规律与社会进行交换的人。

人本教有的教育者就是平平常常与普普通通的人,是人中人,非人上人,亦非人下人。同时,任何社会,人与人之间平等并不意味着人与人之间无差别,先知与后知,贤与不肖,学识渊博与浅陋的差别都会存在。教育者越来越多的不再是组织性的安排,而是出自每个人内心的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