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体现在学校内部行政权力决定一切以党代政、党政不分、大权独榄现象较普遍,管理过程中行政权力不受监督,专业权力被边缘化、假冒或替代而不能发挥作用;学校的专业性水平不高,成天忙于行政事务;学校内以行政为序列的等级关系明显,行政人员与普通教师绩效收入差距拉大,关系不和谐。

校内行政化造成校长仅仅依靠行政指令办学,很少关注学生成长发展需要,不必对学生和教师负责,不会以学生成长发展的需求作为第一个依据。比如,在课程安排上缺少灵活性,以学校安排的课程为主,很少进行选课,这样学生所学的内容就非常狭窄,所学的内容不一定适合自已的天性,也不一定适合社会对人才的需要,出现大学与社会交往较少,大学对学生的了解太少的情况。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还是要确立这样的意识:大学的主要的任务是培养人才,培养人才要依据每个人的天赋进行,不能以某个模式为标准,一定要把学校各方面的工作都放到保障学生发展上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项目、资金、评奖、评职称所裹挟。

学校行政化也导致在专业领域难以摆脱行政指令的束缚、根据行政指令进行教学。教师大面积职业倦怠,对学生的伤害极为严重,以致不少学生都难以明白自己是如何被伤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