例证法就是运用典型的事实、统计数字、实验结果、图表照片等来证明论点的一种论证方法,即平常所说的”摆事实,讲道理” 。例如:
读王蒙批评,我们极少遇到那些枯燥晦涩的术语、概念、定义、公式,他仿佛在和读者谈心,娓娓道来,情理相映,亲切可信。对于许多创作中的问题,通过形象化的论述,既深入浅出,又使人心领神会,豁然贯通。如在《伊岩岭的启示》一文中,作者论述了美惑、美的对象化,自然美与艺术美的关系这些理论性很强的问题,但丝毫没有学究气,犹如一篇叙事抒情与说理相结合的散文,作者特别注意以比喻未加强论述的形象化。谈到小说创作通过细节来表现整个生活时,以海水从手指中滴滴嗒嗒往下掉比喻,以”窝头加蜗牛,再加二两油”喻作家要有几套笔法、多种风格等等。在王蒙批许文章中,这类新鲜活脱的比喻俯拾即是。
例证法与归纳法既有联系又有区别。两者都是通过个别证明一般,但是,例证法可以只举一例,然后进行简单枚举,也可以多例枚举证明:归纳法则通过多个个别来证明一般。
运用例证法应注意:一是要简明扼要,能证明论点就行,事例过详,文章就失去了学术论文的本色;二是运用事例要选取最恰当的角度。如果运用枚举,要防止轻率概括,即只通过极少数或个别情况,就匆忙概括出一般性结论的逻辑错误。比如,看了几部韩国的电视剧,觉得不错,于是就得出结论说”外国电视剧都是好片。”其实,外国电视剧也并非全部都好。